2016年1月5日


弘扬燕赵时代精神

《河北日报》(2016年1月5日) 10版
① 张广新
② 谷孟平
③ 王宝义
④1、2 薛永清和袁帅
⑤ 彭少勇
⑥ 温守文
⑦ 张青彬
⑧ 刘贵芳
⑨ 李保国
⑩ 河北医科大学群体

□本报记者 董立龙

阅读提示

回首2015,有一串名字注定被燕赵儿女铭记。

张广新、谷孟平、王宝义、薛永清和袁帅、彭少勇、温守文、张青彬、刘贵芳、李保国、河北医科大学群体……

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种精神——

有平凡日子里的默默奉献,也有危急时刻的挺身而出;有对于职业的忠诚和担当,也有坚持为群众谋福祉的不懈进取;有情系乡野、俯身反哺的情怀,也有严以用权对公平正义的守望……

这些精神,并非只闪耀于今日,而是几十年人生和时代的积淀。

回首2015,我们应该记住这些名字、这群人。他们带来的澎湃力量,支持我们不断前行。

【 勇于担当,一腔热血写忠诚 】

这不是一个盛产英雄的年代,但薛永清、袁帅却让世人见证了英雄的存在。

肃宁县西石宝村村民还记得,2015年麦收时节那个恐怖的夜晚。

犯罪嫌疑人刘双瑞在午夜走出家门,拿着一杆“鹰牌”双筒猎枪,揣着50多发“大象牌”猎枪弹,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至少向5位村民开枪,其中2人死亡,3人受伤。随后,赶赴现场的民警王伟也被击断了一根手指……

漆黑的夜色中,冀中平原的这个小村被恐惧所笼罩。彼时,每一个到达现场的人都面临着选择:该向前一步,还是退后一步?是该遵从本能,还是该恪守职责?

辅警袁帅带着扑咬犬“霸道”跑来了,他听到村东头突然响起的枪声,就一路狂跑,冲进了枪战的中心现场。

肃宁县公安局政委薛永清也赶来了,他安排刑侦大队长送伤员去医院,安排一位副局长守外围,然后带着几名武警进入犯罪嫌疑人藏身的老宅。

战友们介绍,这两位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人民警察,都有着冲锋在前的职业习惯。

从警26年的薛永清,有着丰富的突发事件现场指挥经验,每次,他都会把自己分到最危险的一组。

年仅34岁的警犬驯导员袁帅,从小就梦想当一名警察,“干啥事都一马当先。”

枪声响起,犯罪嫌疑人死了,两位英雄也先后倒下……

袁帅的父亲用诗文来悼念儿子:“吾儿辞家去西征,忍抛妻儿老小情。苍天有泪化雷雨,大地无言起悲风。”

他们倒下了,留给亲人巨大的痛苦,却让更多的家庭免受无妄之灾;他们倒下了,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眷恋,他们用生命书写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用鲜血诠释了人民警察的使命和担当。

同样作为逝者,谷孟平的离开,也用生命为职责和担当书写了新的注脚。

2015年1月19日,他在赶赴唐山处理马家沟煤矿事故途中,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肌梗死,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

同事们记下了谷孟平最后的行程:上午9时,他在邢台检查煤矿;下午1时,赶回石家庄,在单位食堂简单就餐;下午2时,乘车赶往唐山;下午4时,在行车途中一刻不停地查看图纸、研究对策……

而此前一天,他刚从唐山奔赴邢台组织煤矿安全质量标准化验收;再往前推,为将唐山市煤矿隐患排查治理工作做深做细,他曾连续70天高强度工作。

最后的行程里,谷孟平胸口感觉剧痛,但他却说:“没事,回家睡一觉就好了。”同事记下了他这句最后的话语。

这位从一线矿工成长起来的瓦斯防治专家,直到倒在救险途中,一直都在把别人的生命记挂在心中。参加工作28年,他主持研发的37项技术被应用到各大煤矿,成为防控瓦斯事故的利器。

2010年,谷孟平从开滦集团调任至河北省煤炭工业安全管理局,在安全管理处副处长的岗位上担起全省煤矿瓦斯防治重任。

一组数据,在他去世后被频频提及:2005年至2010年,我省先后发生12起瓦斯事故,造成233人死亡。而从2010年到他离世,我省煤矿重大瓦斯事故为0,死亡人数为0。

【 乐于助人,吾乡凡人多义举 】

平凡日子里的奉献与付出,是爱与善的无声涌动;危急时刻的挺身而出,是道德力量的本能迸发。

刘贵芳、张青彬,一个是乡村医生,一个是出租车司机,他们身处最普通的岗位,却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和奉献,让世人重拾人性和道德的光辉。

2015年10月13日,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名单公布,曲周县四疃镇李西头村村民张青彬当选全国见义勇为模范。

该出手时就出手,爱管“闲事”的张青彬开出租车13年来,先后参与车祸营救130起,救助伤者280人,为受伤者垫付抢救医疗费累计6万余元,帮助公安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20人,解救误入传销团伙女大学生和社会青年12人,参与救火17次。

而乡村医生刘贵芳的默默奉献,也赢得了国家总理的点赞。

2015年11月18日下午,这位广平县后南阳堡村卫生室的村医,收到了李克强总理的回信:“刘贵芳同志:来信收到了。得知你积极筹钱建起公益性养老院,为五保户、特困老人等提供养老、医疗、保健服务,深为你的义举和爱心感动。”

在2015年,刘贵芳和张青彬让人们看到了不仅是他们头上的荣誉和光环,随着这两个名字被不断传播,他们几十年间的奉献和付出,让更多的人为他们的精神所折服。

后南阳堡村是个大村,有3600多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有600多位。年轻人多外出打工,这些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等慢性病的留守老人日子很难,甚至生活起居都成了问题。

自1984年开始行医的刘贵芳,把每个就诊的老人都当做父母一样照顾。老人们行动不便,她就上门打针送药,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总是随叫随到。老人们经济条件差,很多时候她就免费看病。

做一件好事容易,但能坚持十几年、几十年就是品质。30多年来,刘贵芳经常照顾的留守老人有72位之多,乡亲们都说她有72个爹妈。而张青彬甚至在曲周“的哥”群里有个绰号——“救人专业户”。

2005年,张青彬救助了四疃镇北辛庄村的丁现申和他的儿子;2007年,救助中国农大曲周实验站的赵占杰和李丽英;2010年,救助因车祸昏迷的农民张兰新……一次次车祸现场的紧急救援,让张青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闲事”也管得越来越宽。

刘贵芳发现,孤寡老人不仅缺人照顾,还缺乏医疗保障。她于是便萌生了创办集医疗和养老于一体的爱心敬老院的想法。

依托家人全部从事医疗工作的便利,她拿出了自家多年的积蓄、向亲戚朋友借款,最终在政府资助之下,筹集到了200多万元,建成了一座可为150名留守老人提供生活保障和医疗保健服务的公益性养老场所。

张青彬则在曲周组建了一个雷锋爱心车队,带领的哥的姐文明行驶、助人奉献。坐他的车,残疾人免费、低保户免费、学生半费、孕妇半费、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据估算,这些年他为特殊人群减免的费用够换一辆新车了。

【 甘于拓荒,只为山乡谋巨变 】

有一种行为叫拓荒,有一种精神叫开拓。王宝义和温守文的身上,有一种共同的气质,那就是于荒芜处起步,向繁华处进取。

1984年,时任涞水县文化局副局长的王宝义,向上级领导大胆提议:在野三坡搞旅游。

在当时,这样的建议,犹如石破天惊。地处太行山深处的涞水县,山区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70%,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生产落后,收成靠老天,花钱靠贷款,作为全省的贫困县,人们不相信这种条件能搞旅游。很多人认为他异想天开,说他是“王大吹”。

同样,温守文放弃公社会计辅导员的优厚待遇,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的时候,大山深处的龙泉庄村也是一穷二白。

也许是天生的开拓者,王宝义和温守文不约而同都下定决心,要率领山里的群众过上好日子。

温守文把自己的决心刻在山石上:“改娃娃峪之天,换娃娃峪之地。”而王宝义则公开承诺,一定要让村民们住上楼房,开上汽车。

“搞旅游可以一业带百业,是振兴涞水经济,实现脱贫致富的一条捷径。”王宝义多次向上级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于1984年7月用借来的130元活动资金,带领涞水县旅游资源考查小组进入野三坡。

在考察大龙门村阳明山明代长城遗址时,王宝义从陡崖上掉了下来,幸好被当时的村干部张洽印一把抱住。

在生产队干活时被脱粒机夺去左臂的温守文,带领群众走上致富路的第一件事,是改河造田种水稻。

在人们疑惑的目光中,他用残臂夹着锹把,任锹把将腋下的皮肉磨出了血泡,依然坚持着要在山沟沟里开辟出一片新天地。每天晚上温守文都要忍着剧痛将与血肉粘在一起的衣服剥离下来,用盐水为伤口消毒,被感动了的乡亲们开始跟上了他的脚步。

岁月流逝,山河无语,但却见证了开拓者们给山乡带来的巨变。

1986年7月,野三坡风景旅游区正式开放。次年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国内旅游开发试点”。

如今,野三坡已经从一座山野村寨变成国家森林公园、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世界地质公园,当地老百姓住楼房开汽车——30年前“老局长”向乡亲们的承诺,已经兑现。

1999年,温守文开始利用山场资源带领村民种植板栗,并提出了“栽上板栗两千棵、十年楼房小轿车”的发展目标。

现在,360口人的龙泉庄村拥有板栗5000亩、40多万棵,人均1200棵,年人均收入上万元。人富了,村庄也在变美,不但硬化了街道,建设了文化广场和人工湖,还搞了新民居建设,2013年,110套风格独特的垂直分户连体别墅建成入住。

人活着,总要有些追求,唯有如此,才能让不断向前的生命河流,折射出一些光彩,激荡出一些乐章。

村干部温守文有很多次当上乡干部的机会,但他没去,他把改变家乡落后面貌当成了人生头等大事。他说:“自个儿享清福乡亲们却挨饿,我受不了。一只手照样行,我要用一只手让乡亲们吃上饱饭!”

2015年5月离世的“老局长”王宝义,注定要被很多人铭记在心里。“没有王宝义,谁知野三坡?”涞水县三坡镇的群众打出这样的条幅,跪在路边为他送行。

【 专于乡野,投身桑梓寄情怀 】

当大量人口进入城市,那些曾经美丽的乡村会否成为弃土?那些依旧守在大山中的农民该怎样致富?那些留守的老人、儿童该如何面对病痛?

面对当代中国这个深刻的社会课题,一位赚到了钱的建筑公司老板,一位农业大学的教授,一群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和直属医院的大夫,分别用自己的方式,对这片土地进行“反哺”。

“每次回村,老哥儿几个就‘埋怨’我,只顾自己在外面享福,村里还是这么落后。”听着老朋友的埋怨,看着自己生于此、长于此的小堤柳庄村依旧破破烂烂,黄骅广信建设集团董事长张广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决定自己出钱让家乡变个样子。

2014年6月开始,他用3个月时间为村庄建成了长1.2公里的排水设施。而后,又为村里新铺5800米村路,硬化了14500平方米路肩,栽种了1100棵树木,种植了500平方米冬青……为了让家乡再现美丽风貌,他先后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

走进改造后的小堤柳庄村,百年枣园、古柳清泉,把美丽乡村建设融入大自然,用文化道德力量反哺桑梓。

张广新斥资千万,改变了一座村庄的面貌。而一位群众眼中的“农民教授”,却在过去30年间,致力于改变河北无数山区的面貌。

乍见李保国,他黝黑的脸庞、“嘿嘿”的憨笑,以及沾着泥巴的运动鞋,挽起的裤腿,很难让人想到,这位竟然是河北农业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你用科技的力量,把荒山秃岭丢进历史,把绿水青山留给未来;你用责任和担当,让贫穷困苦成为过去,让富裕文明变成现实。”2015年12月16日晚,李保国被河北省委宣传部授予“燕赵楷模”荣誉称号。

从30多年前毕业留校后一头扎进太行山,李保国就与大山结下不解之缘。

他把最好的论文写在巍巍太行山上——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带动了我省板栗、苹果、核桃产业发展。

他把最好的研究成果写在山区农民心中——每年在山里“务农”超过200天,推广36项实用技术,累计增加农业产值超过35亿元,许多在贫瘠山沟里“刨食”的农民因他而甩掉“穷帽”。

作为知识分子服务基层、服务群众的优秀代表,李保国给农民带去的不仅是财富,更有“点石成金”的技术。他说:“这辈子最过瘾的是干了两件事,一是把我自己变成农民,二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我’,这样科技推广才能覆盖全省。”

面对基层医疗资源的匮乏,如何让农民群众少花钱,少跑路,还看好病?河北医科大学这所百年医学高校花了心思。

依托学校本身以及5所直属省级“三级甲等”医院所汇聚的众多高端医疗卫生人才,近30年来,河北医大通过开展县级医院对口帮扶,坚持开展送医、送药下乡服务活动,最大程度地方便群众看病就医,为患者节省了大量医疗费。

河北医大第一医院与鸡泽县医院、深泽县医院等进行对接;安国市医院、阜城县医院等有需求,第二医院制定帮扶计划,选派专家对其帮扶;第三医院邀请31家县医院院长召开对口支援友好医院恳谈会,与其分别签订帮扶对子;为对口帮扶冀州市医院、赵县人民医院,口腔医院院长带队了解对方需求……5所直属医院共对口帮扶了93家县(市)医院,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帮扶机制,90%的患者首诊都选择在当地医院。

从1995年开始,以“卫生扶贫、送医送药、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为主题,河北医大的博士生暑期社会实践送医下乡活动就从未间断。这期间,300多位来自内、外、妇、儿等专业的博士生,足迹遍布平山、昌黎、张北、易县等地,将一流诊疗技术送到田间地头。

接诊患者1万多人次,专题讲座近200场,发放宣传手册十几万份……数字记录下博士团成立十几年来的闪光足迹。包括博士团在内,上世纪90年代以来,河北医大共组建1260多支服务团队,赴基层服务群众16万人次。

【 严以用权,守望公平铸正义 】

任何事情,都要有底线。在刑事司法领域,正义的最低限度的要求就是“不冤枉无辜”。彭少勇,作为保定市检察院分管侦查监督工作的副检察长,守住了这条底线。

同杭州的张氏叔侄以及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等人相比,顺平县北朝阳村村民王玉雷是庆幸的。因为彭少勇的严格执法,张氏叔侄等人的悲剧命运没有在他身上重演。

2014年2月18日,顺平县发生一起命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认定报案人王玉雷为犯罪嫌疑人,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其刑事拘留,并提请检察院批捕。

“仅作案工具就说了3种,讯问笔录中前4次是无罪供述,后5次为有罪供述。”翻看卷宗,彭少勇隐约觉得有些蹊跷:“案发现场的指纹足迹、作案工具、衣物、现场目击证人等这些证据都没有,不足以认定王玉雷是杀人凶手。”

离批捕期限还剩最后两天。案情重大,人命关天,彭少勇当机立断,对案件提出“三个不足信”,认定王玉雷作案时间不足信、有罪供述不足信和认定有罪不足信。

随后,彭少勇迅速启动引导侦查机制,提出9条补充侦查意见,指导公安机关对重要涉案证据进行排查,取得完整证据链,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斌。

作为检察机关在第一个环节防止冤假错案,并引导侦查缉获真凶的全国“第一案”,这起案子被写入了2015年最高检递交全国“两会”的工作报告中。彭少勇因此一举成名。

但作为一个别人看来认“死理”的检察官,彭少勇的职业担当中,始终贯穿着对正义的守望:

保定市一家证券营业部的总经理携巨款潜逃,带走了5.6亿元大部分为该市住房公积金的委托理财资金,负责追赃的彭少勇,一追就是3年,追回了其中的3.6亿元;

一在押人员因被殴打而绝食,彭少勇调取了看守所三天的录像,一分钟一分钟地比对,最终发现了看守所干警对在押人进行殴打的证据。

他带队查办某县一副县级领导干部贪污、受贿160万元的特大窝串案时,这名犯罪嫌疑人闻风出逃,包括自己的老领导、老同事在内的说情者却找上门来,他不为所动,最终,犯罪嫌疑人被绳之以法……

“底线”一词近年来频频撞击人们的眼球。像彭少勇这样,严以用权,也正在成为很多领导干部施政做事的一条底线。

一些有“猫腻”的煤矿企业就曾见识过谷孟平的“黑脸无情”。

煤矿监管中,需要就瓦斯等级进行鉴定。对具体的矿井而言,一旦被煤与瓦斯突出,就需要升级安全设施,增加数千万元乃至上亿元投入。利益驱动下,总有个别煤矿试图通过“疏通关系”或者伪造报告换得更为“理想”的瓦斯等级。

2011年,邯郸市某矿井负责人就在谷孟平面前碰了钉子:“拿份没有效力的评估报告来充数,难道你不知道,哪怕是一丁点的‘洒汤漏水’,都可能为矿难埋下伏笔?”

严以用权,是向生命负责,更是在为构筑这个社会最稳固的根基负责。

彭少勇当选了CCTV2015年度法治人物,颁奖词这样写道:“你深知一件件卷宗关乎命运人生,你深知一条条证据涉及司法尊严。不枉不纵,宽严相济,是你最大的信条。你有一双慧眼,更有一颗爱心。你用坚持彰显了职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