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

新河县寻寨镇寻寨村一家无证幼儿园一年内被取缔10多次,但至今仍在办学——
取缔农村无证幼儿园难在哪

《河北日报》(2017年1月18日) 06版
制图/于锟

□记者 贾希希

新河县寻寨镇寻寨村“小天地”幼儿园没有民办幼儿园办学许可证、卫生保健合格证等相关证件,老师也没有幼师资格证,当地教育部门曾一个月内连发3次取缔通知,一年内先后进行10余次取缔,但至今该幼儿园仍在办学中。一家普普通通的农村无证幼儿园,为什么取缔起来这么难?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黑幼儿园”多次被取缔,但仍在办学中

近日,有新河县寻寨村村民向河北新闻网“阳光理政”平台反映,称村里有家名为“小天地”的幼儿园没有办学许可证,且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最近一年内多次被相关部门取缔,但至今仍在招生。

日前,记者在新河县寻寨村村民指引下找到了这家幼儿园。该幼儿园坐落于一户农家院内,院门紧闭,门上、围墙上也没有任何有关“幼儿园”的标识。记者上前敲门,无人应答。记者在门外隐约听到稚嫩的童声:“老师,有人敲门。”随后从院内传出一声成年女子的呵斥声:“回屋玩去,别管了。”随后院内再无响动。

据知情村民林红丽(化名)介绍,该幼儿园是由寻寨村村民于维维开办的,招收2岁以上的学龄前儿童,中午管吃住,家长每天只需早晚接送。一些村民表示,虽然知道该幼儿园属于无证办园的“黑幼儿园”,但因为离家近,方便接送,还是有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

新河县寻寨镇中心校校长程水平曾多次参与“小天地”幼儿园取缔行动。“教育部门一直在取缔它,尤其是在2016年,仅3月份就下达了3次取缔通知书。”程水平说,2015年该幼儿园在村附近公路边上的一幢楼房里办园,2016年3月份被取缔后,于维维租下了村里的一处农家院重新开办。

“我们中心校、寻寨镇政府、寻寨村村委会联合寻寨派出所,对该园进行过10余次取缔。最开始还能找到于维维在取缔通知书上签字,再后来我们连幼儿园的门都进不去了。”程水平无奈地说,取缔起来太难了,据他们了解,现在还有20多个孩子在园里上学。

农村幼儿教育需求缺口大

据新河县教育文化广电新闻出版体育局教育办公室主任贾金辉介绍,类似“小天地”这样的无证幼儿园在新河县不止一个,取缔它们,单靠教育部门很难完成,需要其他有关执法部门的配合。而且这些幼儿园被取缔后再换一处地点“另起炉灶”,也是教育部门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贾金辉告诉记者,寻寨村“小天地”幼儿园在活动场地、消防安全、食品卫生安全、教师资格等方面均达不到《河北省民办幼儿园设置基本标准》要求,其性质类似于家庭式托管所,招生的目标群体主要是三四周岁的幼儿。

“我县大多数公办幼儿园都是走读性质,中午也要家长接送。而能看管幼儿,并且中午管吃住是农村地区家长比较突出的一个需求。这就给了无证幼儿园生存的土壤。”贾金辉说。

根据新河县教育部门提供的数据,在新河县农村地区,共有幼儿园75所,其中未经审批的民办幼儿园达20所。而且,这仅仅是教育部门接到举报反映后走访查实的情况,实际上,那些私自开办的小型托管所应该更多。据统计,2016年新河县3-5周岁学龄前儿童人数有6471人,正规幼儿园在园人数3050人,幼儿教育机构在数量上存在很大缺口。

邢台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宋瑞忠介绍说,目前农村地区无证幼儿园大部分都是家庭作坊式的,分布散、规模小,查实取缔困难,教育部门没有强制执法权,无证幼儿园被取缔后再开办的情况比较普遍。这些无证幼儿园脱离监管长期存在,已成为教育部门乃至政府亟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应在农村建立更多公立示范园

2014年,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出台《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16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5%左右。要初步建成以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为主体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逐步建立起以公共财政投入为主的农村学前教育成本分担机制。

“目前农村无证幼儿园存在班容量超标,活动场所、活动设施缺乏,幼儿教师缺乏相关资质等问题。”宋瑞忠说,“一方面教育部门要联合多部门坚决取缔无证幼儿园,另一方面,政府要加大投入,多建设公办幼儿园,多提升服务,争取在每个乡镇都建立起一所一类园或示范园。”

为了让所有幼儿都能享受到正规的学前教育,新河县教文广新体局在取缔无证幼儿园的同时,加大资金投入,着力提升公办幼儿园服务水平。2016年10月,该局投入12万元,寻寨镇中心校筹措6万元资金,在寻寨村小学旧址基础上建成一所标准幼儿园,同时还增设食堂,购置幼儿睡床,配备食堂服务和管理人员,解决幼儿中午在园吃住问题,延长幼儿在园时间。“我们的目的是以最低的收费标准和最好的服务质量,吸引广大幼儿尽快回归到公办幼儿园。但‘小天地’幼儿园已收取2016年度下学期的学费和取暖费,所以还有部分幼儿在这里就读。”程水平说,他们已联合寻寨村村委会张贴了公示,无条件免费接收“小天地”幼儿园的幼儿入学。

石家庄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系教授霍习霞表示,政府应该加大对农村学前教育的投入,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合理流动,不断缩小城乡学前教育差距,促使农村学前教育发展“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而满足不断提升的农村学前教育新需求。她认为,应在农村建立更多公立示范幼儿园,规范引领民办幼儿园有序发展,同时利用好现有资源提升公办幼儿园服务水平,吸引幼儿入学。

E论风生

@村里人:这所“黑幼儿园”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黑幼儿园”安全隐患重重,一旦酿成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取缔“黑幼儿园”刻不容缓!

@大江大海:娃娃们是初生的小树苗,学前教育就是给树苗培基,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不能让农村孩子输在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