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读出诗词的美与真 ——评王红利《飞花令里赏诗词·情志篇》

□王 永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高度重视文学的教育功能,有着深厚的诗教传统。飞花令,得名于唐代诗人韩翃《寒食》中的名句“春城无处不飞花”,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种文字游戏,饱含诗词之趣。王红利新著《飞花令里赏诗词·情志篇》(时代文艺出版社2024年1月出版)依循古代飞花令的行令规则,选取诗词中经常出现的“情”“喜”“怒”“哀”等情志范畴的14个字,再根据每个字在诗词句中的不同位置,选取7首诗词进行编排,每一首诗词后均配有相应的注释与透彻的文字鉴赏,带领读者开启诗词文化之旅。

该书采用双色印刷,将诗词文本与注释、鉴赏分隔,美观耐看。14个字,在页面编排时,分别配有晚唐名家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的摘句。比如“情”字配的《二十四诗品》“纤秾”中的四句:“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怒”字配的是“雄浑”中的四句:“大用外腓,真体内充。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大体上,这些不同情绪向度的诗词与诗品(即风格)相对应。这种别致,足见该书在编辑层面的用心。

在对诗词的鉴赏中,作者既吸收了古人的诗话、词话的评点,又采纳了今人的最新研究成果,还普及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文学史知识。比如作者讲到古代把一题多首的组诗叫“连章诗”,自屈原《九歌》始,杜甫将其发扬光大,影响了诸如黄仲则等后人;在鉴赏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时,讲到这是一首“干谒诗”,唐代士人在应试前将所作诗文投献于公卿为“行卷”,逾日再投为“温卷”;而在讲《满江红·怒发冲冠》时,提及此词的真伪之辨,指出无论作者是不是岳飞,都不妨碍这是一首杰作。他认为,学术论争本身有利于学术研究与发展。这无疑反映了作者不媚俗的研究态度和严谨求真的学术精神。

作者所做的注释亦体现了该书的学术性。在讲李煜《浣溪沙》中的“金炉次第添香兽”时,作者为“香兽”作注:“《晋书·外戚传·羊琇》:‘琇性豪侈,费用无复齐限,而屑炭和作兽形以温酒,洛下豪贵咸竞效之。’后遂以‘香兽’指用炭屑匀和香料制成的兽形的炭。唐代孙棨《题妓王福娘墙》诗:‘寒绣衣裳饷阿娇,新团香兽不禁烧’。”从中,既解释了“香兽”一词的意思和出处,又征引了使用此词的其他诗句。如此一来,既达到了“诂诗”的准确性,又拓展了读者的诗词视野。

对于诗词,我们不仅要求其真,还要赏其美,用心感受语言和意象的美与魅。在鉴赏龚自珍《己亥杂诗·其五》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两句时,王红利认为:落花是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原型意象”,不仅仅是伤春、惜春的情绪寄托,更是韶华易逝、容颜不再的深惋悲戚。龚自珍则将落花的生命价值在美学层面上进行拓展与升华,赋予落花以积极意象。他讲李颀《古从军行》,“野云万里无城郭”以下四句换韵,换为仄声韵,并且韵脚字皆为入声字。平声舒缓和谐,而入声则短促低沉,戛然而止,用在句末时会产生一种明显的低沉顿挫质感。入声字作为韵脚最适合抒发压抑、沉郁、激愤、苍凉、孤寂等情感,具有特殊的声情效果。诗人连用“纷纷”“夜夜”“双双”三组叠词,“胡雁”与“胡儿”也是“胡”字重出,使得诗作所描绘的景象更加形象,不仅音律谐婉,而且生动活泼、质朴自然。在讲解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时,作者指出这首词为人熟知,盖因《三国演义》之故,但罗贯中创作《三国演义》的时候其实并未有此开篇词,而是批评家毛宗岗后来刊刻时所加。“全词并无任何一个特定历史人物与事件,却包罗万有,囊括古今,融哲思于意象,于旷达中见悲凉。”王红利的评点准确到位,体现了他对诗词作品丰富而敏锐的感受力。

王红利主张,解读诗词要“知人论世”,既要“读其诗”,也要“知其人”,“知其人”是为了更准确地“读其诗”。他在讲述诗人生平时提到了许多有趣味的故事。比如书中讲到辛弃疾率领五十飞骑闯入金军大营,于五万军中生擒叛徒张安国,并疾驰建康将其处死的传奇事迹——“诗如其人”,辛弃疾的英雄气概和勇猛善谋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其作品的豪放之风。在赏读韦庄《台城》一诗时,讲到韦庄的《秦妇吟》是唐诗中最长的叙事诗,与《孔雀东南飞》《木兰诗》并称“乐府三绝”,韦庄也被时人称作“秦妇吟秀才”。这如同写出名噪天下的“红杏枝头春意闹”的宋祁被誉为“红杏尚书”,让人粲然一笑。再如书中还讲到晏几道名字,“几”字应该读jī,典出《老子》“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几于道”就是近于道,这个名字体现了其父晏殊对他的期望。

“日月两轮天地眼,诗书万卷圣贤心。”诗词中蕴含着圣贤心,也容纳着人生的经验与智慧,值得人们去领悟。“悟”,从心从吾,即带着自己的心,结合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去领会诗词的意境以及诗人的人生境界。作者在鉴赏杨万里《过松源晨炊漆公店·其五》时领悟到诗歌背后的哲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人渴望顺境,然而顺境不常有,逆境却如影随形。人生之路正如山行,“政入万山围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要正视困难,解决问题。在读解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时,他指出“安得”乃切望之词,有着济世苦心,闪耀着杜甫仁民爱物的人性光辉。

值得一提的,王红利藏书甚富,受过古典文学专业训练,还是记忆超群的“诗词达人”,曾参加《中国诗词大会》并获得不俗的成绩。该书行文精练畅达,视野宏阔,评点到位,展现出作者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该书对古典诗词的诂、赏、悟达到一种恰切的平衡,从而能够更好地解读出诗词的美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