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省级机关作风投诉平台
第12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刊(下)

小山城的冰雪激情

□记者 董立龙 王雪威

时 间

2018年12月7日

地 点

张家口市崇礼区

12月7日,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

一场寒潮来袭,崇礼的气温骤降到零下28摄氏度。冰封雪飘的季节,却是崇礼最热闹的时候。

从1996年建设首个滑雪场,到成为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之一,山沟沟里的崇礼,正在雪的“催化”之下,拥抱着世界。

变身全球冬季运动新地标

12月7日,梁丽芳早早就赶到了万龙滑雪场。

5天前,这里和大山另一边的云顶滑雪场实现了通滑,和4公里外的富龙滑雪场实现了联滑——游客持一张雪票,就可以进入不同雪场。

作为张家口市崇礼区文化旅游局副局长,梁丽芳要实地看一下景区共同推出的这些举措给游客带来的新体验。今年起,梁丽芳承担起了向外推介崇礼旅游的任务。

上个月,她马不停蹄地连续赶场,先后参加了天津、上海等地举办的旅游业展会。

前一天,她还在北京参加了第十八届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新闻发布会。同一天,也有人来崇礼开起了推介会。

12月6日,芬兰旅游局在万龙滑雪场举办的冬季运动旅游论坛上,芬兰驻华大使肃海岚发出邀请:“希望中国人能前往美丽的芬兰,一睹冬季壮观的雪国美景,享受冰雪运动的乐趣。”

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临近,北欧冰雪大国芬兰也加强了与中国的合作。2019年“中芬冬季运动年”,两国间将举行60余项活动。11月27日,芬兰“冬季运动之都”拉赫蒂还和张家口市缔结为友好城市。

瑞典舍夫德市、法国尚贝里市……因为冬奥,张家口市友好城市的“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而崇礼也从过去的籍籍无名,成了全球冬季运动版图上一个新地标。

当天,有10多个国家参与的2018—2019年度国际雪联高山滑雪远东杯赛已经进行到最后一天。

在万龙滑雪场那条以高陡著称的金龙道上,各国选手围绕大回转项目展开了激烈角逐。垂直高差三四百米的雪道上,运动员们快速地沿线路连续转弯,穿越各种门形……

“我们每年都会举办国际赛事,今年来参加训练和比赛的国外运动员,已经有14个国家的300多人。”张文娟是万龙滑雪场主管运动员接待的客户经理,她从2010年开始负责这项工作。

9岁开始来到这里训练的日本运动员KOKONA,前几天在这里度过了18岁生日。当张文娟为他送上生日蛋糕时,他高兴地说:“谢谢,我爱崇礼!”

几十公里外的多乐美地滑雪场,来自崇礼区西湾子小学的郑伊繁第一次站到了雪道上。7岁的她穿上厚厚的滑雪服,趟着两条长长的雪板,在教练指导下,动作有模有样。她脚下的雪道建于2006年,那一年,意大利CHINA INVEST SPA公司入驻崇礼,开启了外资在华建设滑雪场的大门。

“我们今年将滑雪课程从城区学校推广至所有乡镇,让所有中小学生都有机会走上冰雪。”带队的崇礼区教育局工作人员高世爱说。

这时,从雪道上滑了下来的郑伊繁,带着满脸的惊喜,扑进她的怀里:“老师,我能滑了!”

滑雪小镇引来国际新投资

“这块地叫小黑土洼,原来主要种圆白菜。那棵老榆树,原来就长在一处院子里……”营岔村党支部书记何旭口中描述的老村只能靠想象了。眼前这片土地上,已经矗立起一座现代化的滑雪小镇——太舞小镇。

小镇里,每栋建筑都很有型,像从山里长出来似的,国际一线品牌的专卖店遍布其中,还有大城市里才能见到的星巴克咖啡。街道上飘扬的彩旗、造型各异的冰雕,以及其他各种装饰,洋溢着节日气氛。

李永太是崇礼太舞滑雪小镇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他曾在一家旅游业国企中从业20年,2014年起全面操盘这座小镇的发展定位、业态和内部管理。

初到崇礼,他沉醉于这里的满山青绿,但同时也发现了这里的短板:一过晚上8点,县城就变得黑黢黢的;接待设施严重不足,订房晚了只能睡小招待所或大通铺……

新建的小镇由加拿大一家曾5次参与冬奥会场地设计的山地规划设计公司担纲设计,目前已完成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还建成了近40条雪道。

小镇承载了李永太的新梦想。他说:“我们要建设的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滑雪场,而是要打造一个春赏花、夏户外、秋观景、冬滑雪的四季旅游目的地。”

他透露,12月6日,他们在法国尚贝里市举办了一场签约仪式,引进了法国PVCP集团创立的石头季度假村。后者的入驻,将帮助这里打造成世界级的度假胜地。

崇礼多雪。每年10月下旬,这里就开始降雪,雪期长达150多天,年均降雪厚度达1米以上。

“往年到了大雪这个节气,我们村就真的大雪封山,村民们出入都困难。”何旭回忆道。

1996年,北京人郭敬受邀前来发展旅游项目时,发现了这里的滑雪资源。他请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单兆鉴作指导,雇当地农民人工往山上背雪,铺出了一条300米长的雪道。崇礼的第一个滑雪场就这样建成了。

那个阶段,北京的滑雪爱好者们来崇礼,大都经历过交通不便的困扰:有人中午从北京出发,深夜才抵达雪场;有人看着山沟里的窄窄水泥路,以为走错了地方……

指着一排建设中的高架桥梁,何旭说:“这是在建的崇礼铁路,车站就建在那边。明年年底,铁路通车后,我们1个小时就能到北京了!”

旁边在建的延崇高速明年底通车后,也会为这里通往北京增加一条驾车更加便捷的通道。

何旭原在北京卖建材,2012年回乡发展。他感觉,家乡变化的速度太快了,乡亲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小村就已经和外面的世界紧紧相连了。

忙着和四海宾朋打交道

早上8点,当第一缕阳光洒向雪场时,67岁的桑建中已经站到了雪道上。他游刃有余地穿梭“走刃”,疾驰而下,动作充满节奏感。

桑建中是2005年首次来崇礼滑雪的。从那时起,他就喜欢上了这里。2009年开始在这里买房定居,每年在此生活六七个月,夏天骑行、冬季滑雪,他熟悉崇礼的每一条山沟,从一位北京市民变身为一位新崇礼人。

崇礼人自身也在悄然改变。

“过去崇礼只有崇礼话这一种语言,现在雪场周边,很多村里人都能说普通话。”李永太说,公司员工曾因为语言问题还和当地有过尴尬——在乡镇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公司一位负责人受邀参加,结果直到会议结束,也没听懂一句,只好站起来,让主持人再讲一遍。

“现在,在崇礼被使用的语言正在越来越丰富!”牛犇也有同样感受,他此前就职于云顶滑雪场时,曾负责接待了国际奥委会许多前来考察的要员。

他注意到,原来要找个翻译,只能去北京,而现在的崇礼,各个语种的人才都能找到,面向不同人群的语言学校也越开越多,很多滑雪教练还考取了世界各国的教练资格证。今年6月,自己的表妹填报高考志愿,他给出了学习西班牙语的建议。

刘娟最近把相机对准了奥运项目的建设者,这位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曾经拍摄过很多崇礼的自然风光。她原来在崇礼县城开有一家婚纱摄影店,北京冬奥会申办时她跨界新开了一家咖啡馆。

店址就选在城区北部,从当时最火的万龙滑雪场返程的必经之路上。刘娟盘算:“从滑雪场回北京,沿路上只有这一个店,想用咖啡提神,肯定会从我这打包。”

大城市司空见惯的咖啡馆,在崇礼可是头一家。刘娟专程到上海考察,学习人家的装修设计,决定打造一个安静的休闲场所。果然,她的常客,多是住在县城的各大雪场的管理层,以及前来投资的商务人士。

店里的咖啡师也聘请自南京,刘娟认为崇礼的发展已经到了靠品质说话的阶段,她需要打造一家专业的店。

这个努力得到了很多外国顾客的认可。一位派驻这里负责维修造雪机械的德国工程师,第一次品尝之后就伸出了大拇指。其后的日子,他几乎天天来,每次用完餐,还会帮助把盘子收进吧台。

在大企业做过人力资源管理的李永太,看好当地服务业发展中向前迈出的每一步。过去数年,他已经将上千名当地村民、市民培养成了具有职业素养的公司员工。他的团队中有1/4的主管是崇礼人,目前还不断有在外打拼的崇礼年轻人返乡加入。他说,这些人必将成为崇礼明天发展的财富。

2018-12-13 1 1 河北日报 c113134.html 1 小山城的冰雪激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