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矩阵
今日:

河北当代诗坛的雷达扫描图

——评苗雨时《河北当代诗品百家》

□王 永

花山文艺出版社推出的《河北当代诗品百家》是苗雨时诗歌研究的又一成果。邢建昌为这本书所作的序中说,退休后苗老师进入了一个但求耕耘、不问收获,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活跃的思考、自由的探索、勤奋的写作,构成了他这一时期生命存在的最好说明。确乎如此,而今苗老师虽已年过八旬,却向晚愈明,思敏笔健。这本著作荦荦大端,但绝无高头讲章状,而是充满诗意和真诚,读来如闻謦欬。

苗雨时不摆架子,不以年长者自居,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将疲惫和沧桑写在脸上,“这是一种美学意味的人际关系,因为没有计较,没有俗世的关怀”,邢建昌在序中对苗老师的描述极为准确。我与苗老师相识二十余年,在多次的接触中,熟悉了他那中气十足又有磁性的声音和爽朗无忌的笑声,同时,也愈加领受到他的睿智与达观,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更深切地体会到他对于诗歌矢志不渝的热爱。的确,对于苗老师而言,读诗、写诗、评诗不是外在的手段,而是深入灵魂的生命活动本身。

《河北当代诗品百家》受到钟嵘《诗品》的影响和启发,共评点了河北当代诗人116位,每人选诗1至5首。绝大部分河北实力诗人都被囊括其中,因此可以视作河北诗坛的雷达扫描图。书中对于年轻诗人和女性诗人的关注与观照,体现了苗老师视野的宏阔与阅读的广博,也体现了他对于诗歌多样化的尊重——他有着强健的“诗歌之胃”。清代著名史学家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把钟嵘的《诗品》和刘勰的《文心雕龙》视为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的“双璧”,并视《诗品》为“诗话之源”。苗老师这本书就是当代诗话,诗话虽短,但却讲求“会心”,非有极广博的诗歌史视野和极深厚的诗歌理论修养所不能为也。

苗老师和老中青诗人多有过从,因此在品评中常有“知人论世”之语,这无疑具有史料价值。比如,写戴砚田曾任《诗神》(现为《诗选刊》)第一任主编,致力于河北诗歌发展与繁荣,任期内在涿州举办了“芒种诗会”;写1984年,在时任省作协副主席尧山壁的倡议下,省作协和廊坊师专联合举办了作家班,领全国风气之先;还写到大解曾创办民刊《幼苗》,在封闭但富有传说的山野长大,这无形中浸润了他的心灵,使得他个性独立,思想自由。

当然,书中更令人称道的还是对于诗歌的精准判断力和对于诗人的知人之论。比如,说姚振函,令人心驰神往的全身心的通感联觉,使诗人“飞入灵性”,以自由超越的心态,在满足而平静的“美的瞬间”的把握中,获致人生的喜悦和人性的升华,让生命的本质从沉沦抵达澄明,这些诗的艺术气象是空灵的、氤氲的,如同平原上荡动的一缕飘逸之气。说石英杰,易水之畔的乡土,不仅是地理版图,也是历史版图,更是精神版图,它的坚硬、棱角、光芒和质感,以及古道热肠、侠义情怀,内化为诗人的灵魂,孕生了他诗歌的燕赵风骨!说晴朗李寒,先天禀赋中有一种沉郁进击的气质,他一方面安于现世幸福,满足于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又不断质疑和叩问,流年催逼,但仍然热血气足。说辛泊平,他的书写有一种传统知识分子式的关怀与疼痛,他的诗风沉着而有锋棱。以上所举的样例,足以见出苗老师对于诗歌的卓越理解能力和对于诗歌现场的熟稔。

这本诗话还选配了诗人的诗歌,虽然每人只有两三个页码,但所选的基本上是诗人的名篇佳作。这些诗歌是有着苗老师的甄别和考量的,它们对应着诗话中的评点,甚至对应着诗人的形象。比如,为陈超所配就是《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这首诗虽然是陈超年轻时的作品,但也体现了他一生的追求,甚至最终的结局。霍俊明为陈超所作的评传也以“转世的桃花”为题。

对河北诗坛,苗雨时一直倾注着深情,邢建昌称他是“河北诗人的护航者”,诚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