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矩阵
今日:

崇礼的雪

—冬奥前夕探访生态崇礼③

扫码看视频 视频摄制:河北日报记者王雪威 刘 冉 通讯员 王晓倩 特别鸣谢:崇礼区融媒体中心

河北日报记者 郭晓通 王雪威

雪落群山,粉妆玉琢,冬日的崇礼回归“雪国”本色。

一朵朵晶莹的雪花,似崇礼欢快的“音符”。从激情燃烧的雪场,到皑皑白雪的原野;从惊艳世界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到主城区广场巨型的雪花造型;从太子城冰雪小镇“雪花”状屋顶,到满目的滑雪装备门店招牌……随处可见的“雪”元素,让这座塞外小城容光焕发。

结缘冬奥,崇礼因雪而兴、因雪而变,冰雪之花绚丽绽放,这里正成为世界闻名的冰雪旅游胜地。

天然的“冰雪属性”

崇礼的冬天,从不缺少雪的光顾。

说起崇礼的雪,在滑雪教练谢霆眼中,过去有些“烦”。“冬天隔三差五就下雪,雪大了门都出不去,有时还会把土坯房压塌。”谢霆记得,有一次下大雪,爷爷在院子里扫了四个多小时。而每年冬天和小伙伴堆雪人、滑雪车的童年趣事,更是给他留下难忘记忆。

“崇礼每年积雪期从11月上旬开始,持续到第二年的4月上旬才结束,长达155天,特殊的地形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造就了‘雪域之乡’。”崇礼区气象局副局长王旭海说,崇礼区地处阴山山脉东段大马群山余脉和燕山余脉交接处,境内山峦起伏、沟谷交错,来自西北方向的冷空气和东南方向的暖湿气流在这里受到地形的抬升,形成降水。同时,崇礼森林覆盖率高,空气中充足的水汽也有利于降水形成,而且优良的植被也易于积雪存储。

降雪早、积雪厚、雪期长,为崇礼开展滑雪运动创造了条件。1996年,在首位全国滑雪冠军单兆鉴指导下,崇礼建成首家大众滑雪场——塞北滑雪场,成为国内最早开设雪场的区域之一。自此,崇礼独特的“冰雪属性”更多地被业内人士所熟识,境内多为中低山脉,海拔从814米延伸到2174米,山地坡度多在5度至35度,陡缓适中,为滑雪提供了天然场地。年平均风速只有1.7米/秒,-12℃左右的冬季平均气温,空气质量京津冀地区最优,更加适宜运动员发挥竞技水准,也更有利于吸引观众观赛。

“雪场的开发对山形地貌、坡度、坡向、高差、气候等方面都有比较高的要求,而崇礼无疑是国内最理想的优质天然滑雪区域之一。”滑雪资深发烧友、万龙滑雪场董事长罗力表示,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地处环首都经济圈,是当初打动他选择在崇礼红花梁建造现代化滑雪场的重要因素。

自2003年万龙滑雪场建成之后,长城岭、多乐美地、云顶等滑雪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崇礼沟壑间。目前,崇礼大型滑雪场数量已达7家,全部进入国内雪场20强,拥有高、中、低级别雪道169条,总长达162公里。

2015年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更是让崇礼冲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国际上公认的“全球最适合滑雪的地点之一”,有了“东方达沃斯”的美誉。

雪质优助燃运动激情

踩着雪板,从山顶俯冲而下,迎着阳光与风,掠过蜿蜒雪道,失重感、速度感一起袭来。每逢雪季,在崇礼各大滑雪场,大批滑雪爱好者不惧严寒,穿行在林海雪原,尽享冰雪运动的激情和快乐。

“这里的‘面条雪’非常棒,雪道也很平整。无论是风景还是雪质,都能和欧洲的阿尔卑斯山相媲美。”体验了太舞滑雪小镇高级道刺激的雪友李俊琦兴奋地说。

在滑雪场,平整的机压雪道被滑雪爱好者们称为“面条雪”,踩着雪板滑行在机压雪道上被比喻为“吃面条”。“为了让游客每天都有最佳的滑雪体验,雪场造雪师、压雪车司机、雪道巡护员经常在寒夜上线,进行造雪、补雪、压雪。”太舞滑雪小镇造雪主管王利鸿说,以前造雪需要一人守着一台造雪炮,根据风向调整机器角度,如今配备了智能造雪机、泵房、气象站、监控,数据通过电脑遥控,让造雪更加便捷。

随着“相约北京”系列测试赛在张家口赛区的圆满收官,运动员们认为张家口赛区场馆场地的造雪比以往参赛的雪道体感更佳,都期望在这里取得冬奥好成绩。“赛道造雪,标准更高,需要下足‘绣花’功夫。”张家口赛区古杨树场馆群山地运行经理魏庆华告诉记者,不同的雪上项目有不同的造雪方案。他举例说,冬季两项赛道造雪是先造雪成堆,然后在雪道上摊铺开。而国家跳台滑雪中心着陆坡上按这种模式造雪则不行,一不留意雪堆就会因为重力滑脱,要用“撒胡椒面儿”的手法均匀地造雪。

造雪离不开水,为更好地利用水资源,魏庆华他们专门修建了一个20万吨的蓄水池,存储雨水和地表径流用于造雪。“为保障水质,我们还设置了沉沙池、净化池等用于净化水质的系统,同时选用了先进的技术提高水的利用效率,水雪的转化比为1∶1.7,雪季后期融化的雪水会有一部分通过地下的管网重新回到蓄水池和景观湖中。”

更加优质的造雪成就专业运动员比拼的“巅峰时刻”和普通爱好者的“冰雪狂欢”。近年来,世界杯滑雪登山比赛、单板U型场地世界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等世界级赛事相继成功承办,让崇礼名扬国际体坛。

冬奥会筹办,为早已火爆的“冰雪运动热”再添一把火。“原来低龄和高龄人群很少,现在小到11个月大的幼儿、两三岁的小童,大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了。”谢霆感慨地说。

冰雪旅游产业成为支柱产业

作为国家级滑雪旅游度假地,在崇礼,滑雪已经成了许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我喜欢滑雪,也喜欢赏雪,享受这里的恬静。”北京游客岳斌每年元旦都会携父母在崇礼雪场进行一场度假之旅。“很多来滑雪度假的人,可能是滑半天的雪,然后在房间里休息半天,看书、赏雪景、烹饪美食,尽情地在北国冰雪世界里享受慢假期。”

一年一度的“中国·崇礼国际滑雪季”,已成为普适于滑雪爱好者与普通游客的大众盛会。电音节、美食节、雪上主题互动、当地特色民俗表演……以雪为底色,更多丰富多彩的旅游项目不断涌现,让崇礼走进更多国内外游客的视野中。

冬奥会筹办以来,京张高铁、京礼高速先后开通,酒店住宿、能源通信等不断完善,当地基础设施建设的迅速提升,进一步加速崇礼冰雪旅游业发展,引爆冰雪经济。

曾经的冰天雪地,如今成了崇礼的金山银山。在2020—2021雪季,全区接待游客人数246.2万人次,同比增长83%,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0.2亿元,同比增长87%。冰雪旅游产业已发展成为崇礼的支柱性产业。

冰雪经济“热”起来,让更多崇礼人端稳“雪”饭碗。从雪场的一名保安到成为滑雪教练、再到属于自己的滑雪俱乐部,谢霆说,是冰雪改变了他和很多人的命运,现在崇礼滑雪教练中有40%是本地人。

有数据显示,崇礼目前每5人中就有1人从事冰雪相关的工作,全区直接或间接从事冰雪产业和旅游服务人员超过3万人。

为进一步加速冰雪旅游产业动能集聚,崇礼正延伸产业链条、丰富产业业态,推动“一季游”向“四季旺”转变:春季团建踏青,夏季户外赛事和青少年营地,秋季以北方山地景观吸引摄影爱好者,冬季则举办冰雪赛事和音乐节,“雪国崇礼·户外天堂”品牌的标识性、美誉度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全城一条路,没有红绿灯——这曾经是崇礼的真实写照。而如今的“雪国”崇礼,各式建筑造型别致,智慧交通四通八达,沿街雪具店国内外品牌云集,各档次的餐厅和酒店配套齐全——这座国际化的现代冰雪小镇,正静待冬奥会的到来。